(資料來源:12SIGN.COM)2009-03-31 06:35

翻譯:靜靜的小豬

 

  當太陽與土星成了相位,一個人在生命中將會面對某些考驗和挑戰,覺得他們需要去證明或去獲得一些東西。通常來說,這種內在的動力要麼與他童年期與父親的關系聯係在一起,要麼來自他內心某個深深的矛盾衝突。

 

  太陽與土星的衝突對一個人來說既是機會也是限制。擴張與收縮之間的衝突,隨著時間的推移,使人形成一種獨特的自我表達方式。太陽會鼓勵一個人發覺自己的潛能,朝著太陽所指示的人生目標前進;土星則會限制、束縛他,並考驗這個決定走向太陽之路的人的能力。這並不是一個消極的限制,而是要讓一個人直面他需要去轉變和改變的一切,從而使他們的太陽之路走的更瀟灑。

 

  土星也被看作是一個偉大的老師,一個〝把守著門檻的人〞,保衛著超越自我之路,阻止那些沒有為這條路的嚴峻做好準備的人通過。〝太陽-土星〞的衝突與光明-黑暗二神的秘密有點相似,一個英雄要接受他黑暗的孿生兄弟的考驗才能重生,或者說主觀自覺的自我很震驚的發現了在自己的裡面永遠存在著另一個陰暗的自我。土星能夠以一個黑暗的形象出現,被埋葬的、陰暗的形象,給夢想和雄心罩上一層陰影一樣的面紗,並頑固的站在我們的必經之路上。他的職責就是展現一個人心中與他的本性不契合的一面,推動這個人去學習那些他們寧願回避的教訓;否則就別想走通這條路。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那麼幾個階段,我們被「困」在那裡,陷入僵局,面對著無法穿越的牆壁。我們甚至清楚的知道在那堵牆後面的目標,但就是看不到怎樣才能前進。通常來說,這個過程是極其必要的。一條輕易就可以通過的路並不一定對我們有什麼好處,正是通過生命中的這些考驗,我們真正的能力和品格才被激發出來。以這樣的方式,土星加在我們身上的限制強迫我們做出內在的改變,如果我們真的想前進的話。如果我們選擇了對這些僵局投降,那我們也就是承認了自己還沒有做好繼續前行的準備。土星是一個聰明的老師,它並不判決我們失敗,而是謹慎的讓每個人按照他們自己的步調前進。

 

  對於很多人來說,土星變成了我們陰暗的那一面,它是金色的黎明來臨之前的黑暗。它代表了我們本性中尚未得到救贖的、被壓抑的、尚未被喚醒的方面,我們的主觀意識可能會否認、攻擊的那些方面。土星的門檻就是我們的顯意識和潛意識相互轉化的那個參數,它把守著這裡的目的就是逐漸的將陷在陰暗裡的自我提升到顯意識的層面,將它解放到光明之中。英雄表面上的敵人其實是他真正的朋友,指引著他去將太陽賜予的潛力發揮出來。但是只有當這個英雄意識到了黑暗的土星,並允許它進入自己敞開的內心,這條自我提升之路才會變得清楚起來。接下來發生的,就是通過解決內心之中隔絕開的部分的分裂,達到在一個更深的層次上的自我整合。當一個人站在自己的中心,他光明和黑暗的兩面才能相互認同,並達到平衡。

 

  這是一個一直都在進行著的過程,經歷著這個過程的人,週期性的得到自我更新,因為將光明帶入自己的黑暗一面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這也被稱作吸納之路,通過這條路,我們日益敞開自己,將上帝賜給我們的豐富的生命變成現實。通過這條路,我們逐漸的有能力帶著更多的理解去擁抱生命和人性的復雜。當我們對行星能量和人類的心理類型進行調節時,我們所作的佔星學的工作可以幫助我們為此做好準備。
Our astrological work can prepare us for this, as we deal with the conditioning planetary energies and psychological types of humanity. 從事這樣的研究,我們應該對我們的那個伙伴更加的開明、寬容和理解。

 

  受到土星的挑戰,是我們打算沿著太陽之路走下去的必然結果。土星在我們的道路上出現有多頻繁,取決於我們前進的速度,但每一次都是一個發生危機和內在變化的時間點。隨著我們前進的加快,我們有規律的遭遇到土星,但每一次它都有不同的扮相,來給我們適當的教訓,而且在每一個階段,這個教訓都那麼豐富。

 

  在本命盤中,太陽-土星相位使得太陽和土星的衝突更加顯眼,並確保了這個衝突在人生中會被激活。我們會感到前行的衝動,和我們的選擇所受到的局限。時間上的限制是土星帶來的阻礙的一種,那些自我發展中的人經常感受到這一點。關於現在我們應該正在做什麼,現在我們應該在哪裡的直覺被提到日程上,生活境遇和從這裡到那裡的問題直直的面對著我們。

Intuitions of ‘what we should be doing, and where we should be’ are registered, immediately facing us with the actual life situation, and the problem of ‘moving from here to there’.

為什麼會延遲?我們會這樣問道。不可避免的,這個答案就是,我們還沒有準備好,即便我們認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當我們有了經驗和事後聰明時,我們最終會意識到土星更高深的見識和對我們本性的理解。

 

  如果本命盤裡有和諧相位,120度和60度,我們會發現,土星鋪平我們太陽之路的方式是勸導性的,它設置的阻礙是比較容易跨越的。合相則帶來不同的困難,有一些困難是在我們能力之內的,另外一些雖然也會讓我們最終通過但卻需要相當大的努力。這裡,土星和太陽就像並肩站立的朋友,雖然他們偶爾的摩擦也可能是十分磨練人的,但結果總會是有利的,最終會讓我們更強大。當有著90度和180的相位時,挑戰就比較直接而難以制伏了,這個人夢想和前進方向的坍塌是有可能的,需要他做好心理準備。刑相是一種內在的壓力、壓迫、緊張的感受,這個人所要做出的努力可能是整合自己相背離的人格,或者去開發他的潛力。衝相則將土星的壓力帶到了外部世界來實現,這個人的反抗將是在外部世界中,將主觀意識對內心對立的領悟的改造擱置了起來。當太陽和土星沒有相位的時候,實踐個人主義,將這個世界打上自己的個人烙印的願望就不會那麼迫切,而且獲得獨立的需要也會相對比較小。

 

  太陽和土星的衝突提供了一個重塑個性,使其更加統一、完整和自決的機會。這樣,當我們有了一個專注的、直接的願望,將太陽賦予我們的潛力表達出來的能力就增強了。

 

  有一些趨勢通常是和太陽-土星的衝突聯系在一起的,包括謹慎小心,懷疑生活對自己沒有善意,還有一種抗爭性本質的態度,把生活看作是必須用自己的力量來戰勝的挑戰。對於受到土星影響的人來說,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所有的東西都必須是勞動得來;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的東西是靠不住的。陷阱在哪裡?是他們沒有說出來的疑惑。一般來說,帶著去實現某種精神目標的原則去工作,不是一個受土星影響的人的慣常行為,除非他生活中經歷了重大轉變。

Working with the principles of spiritual manifestation is not usually Saturn’s manner, unless a substantial transformation has been experienced.

 

  這些人在生活中尊重原則和控制力,相比起天生的自由和衝動的選擇,他們更喜歡秩序。然而,這種能量對於實現太陽的雄心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帶來堅忍的毅力,長遠的打算和謹慎,保證了他們在前進中認準路標,走上正確的道路。他們很看重責任和生活的義務,在有些時候,這也可以成為他們不思進取的借口,把責任和義務變成了禁錮自己的樊籬,而不是去進行開拓的框架。他們內心的需要,是從生命中創造出些什麼東西來,給這個社會給人生打上個人的印記,留下烙印;這樣,他們會獲得較高的自我評價和認同。努力工作是他們極為看重的品格,並努力學習仿效,而且認為這種努力工作的態度意味著花在休閒和無關緊要的小追求上的時間都應該減小到最少。

 

  太陽-土星的對立經常與一個人的父親和他與雙親的關系聯系在一起。他父親實際上是什麼樣子,他感知到的父親是個什麼樣子,對他的性格的形成可能起到非常大的影響,當太陽-土星相位存在的時候,仔細觀察他與父親的關系的確可以有助於發掘出他成年後潛在的態度和價值觀念,尤其是當這些東西對他起到限制的時候。

 

  60度和120的相位指示了比較正面的父子關系,主要是支持性的、鼓勵性的、充滿愛的。0度、90度和180度則意味著父子關系對孩子人格的形成有著深刻得多的影響。這三個相位比較麻煩,而且可能是成年後一些強迫性習慣的根源。

 

  當出現這三個緊張相位的時候,往往童年的父子關系比較差,而且孩子會有情緒上的失望和期待的落空。這可能是由於父親和孩子的感情交流比較少,可能是父親對孩子的感受感知的比較少,或者有其他更迫切或重要的事情吸引了父親的時間和精力。他可能受到很多壓力,比如經濟壓力、一個不滿意的婚姻或者職業,因此難以給自己和孩子足夠的時間。他對孩子也可能缺少敏感,不能體會孩子的感情,不能理解孩子感知到的世界。他可能傾向於紀律嚴明的、有秩序的、能控制的生活帶給他的安全感和穩定感,但孩子卻總是打擾這種生活的秩序。父親的重點放在了物質價值和財產上,教育孩子也主要是鼓勵他在這些方面獲得成功。這可能會限制了一個孩子天生的、追求更有想象力和創造性的趨勢,或者是孩子探索知識世界的興趣。甚至父母會傾向於讓孩子接過他們自己的愛好取舍和對世界的看法,這可能有時候與孩子自己的興趣和感知相矛盾;親子之間的衝突、不滿和誤解就此產生。

 

  對於一些人來說,緊張相位意味著,心理上獲得的男性形象可能被扭曲。父親可能受到一個強勢母親的壓抑,雖然父親可能很愛自己的子女,但他可能是軟弱的、消極的、不成功的,尤其是如果他沒有成功的達到自己的目標,這可能成為雙親之間爭論的話題。因此,在童年期,這個孩子需要一個清晰的父親形象,來調整他失衡的內心。這些太陽-土星的相位有時候還可能和父親糟糕的健康聯系起來,或者雙親之間有明顯的因為婚姻的摩擦帶來的疏離,或者由於離婚、分居導致父親離開這個家庭。

 

  無論童年期裡沒有讓孩子得到滿足的父子關系具體是什麼樣的,它的影響都會擴展到孩子長大後的生活。對男人來說,它通常激起雄心,也帶來對失敗的恐懼。向著可見的成功、富裕和地位努力,是他內心安全感缺乏的解藥。向世界,也向當年沒有完全注意到自己價值的父親證明自己的價值。這樣一種行動型的心理受到的挑戰就是,要麼利用它來激起克服一切困難的勇氣最後取得成功,要麼消極的接受內心空虛和失敗的命運的現實,尤其是在沒能取得進步的時候。由於孩子是父母兩人關系的產物,當父母的關系不和諧的時候,孩子可能會感到他們對父母關系的不和諧有責任;如果父母離婚了,他們可能會從此有負罪感和失敗感,這在今後的成年生活中會帶來負面影響,降低他們的自我評價。

 

  如果父母離婚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一個小男孩身上,那麼他心中可能會失去父親代表的男性形象,也就是他在內心和實際生活當中形成自己的男性心理所需要的模板。他開發自己的身份一直的構架缺失了,他不得不為自己來創造一個模板。對於不同的家庭環境,孩子不同的年齡,他們能力的強弱,這個情況造成的結果即可能是非常有利的,也可能是非常有害的。證明自我成功可能會成為他們一種強迫性的心理需求,生活可能被他們看成是必須克服的困難,這些都是內心裡發展和成長的強烈願望在現實生活中的體現。他們忍受生活艱辛的力量,是一種非常男性化的方式——獨立、自尊和自立。其正面的結果可能是他成為自己生命無可爭議的主人,將土星帶來的困難全都轉化成了太陽的力量。其負面的結果是,失敗可能打碎他不穩定、不確定的自信,並刺激起他潛意識中本來就沒有解決的自我排斥和自我否定。

 

  伴隨著這種自我排斥和自我否定的心理習慣,一個人會覺得難以放鬆,難以享受小快樂和玩耍,難以感到快樂和充實。這是一種什麼東西藏在角落裡等待著?的恐懼,這恐懼會讓人無法享受現在的快樂。好多種自我否定的方式都是常見的,除非發現了它們的深刻根源,否則很容易因此招致失敗。這些方式可能是不明智的行為,缺乏判斷力力、知覺能力和鑑別力,或者是心理疾病。土星與一種宗教觀念是聯系在一起的,通常在西方社會裡是冷漠的主宰,耶和華的形象,絕對而清楚的命令人們採取正確的行為,威脅要懲罰所有不按照他的命令行事的人。受土星影響的人,對於宗教有一種矛盾的心理。他們通常接受道德上的訓導和生活上的限制,但卻發現一神論的宗教對他們內心建立一個特別的身份意識的需要缺乏同情。現實生活中的成功和自我整合在土星回歸之前(28歲前後)很少發生,甚至在土星回歸以後,如果沒有足夠的努力和注意,也不會發生。

 

  太陽-土星的衝突對女性的影響是與她們成年後與男人的關系聯繫在一起的,也和她們成年後怎樣表達意識中男性的那一面相聯系。如果年幼時與父親的接觸比較差強人意,那麼這個女人長大後的自我在某些方面可能受到限制。她可能缺乏自主的能力,表達自我想法的能力、願望和決斷力;她可能與男性相處覺得不自在,要麼消極的服從於男性的統治,要麼憎恨一切到她的自由和個性的威脅。這樣的傾向可能要麼倒是壓制她內心的敵意,要麼以一種極端的方式表現出來,讓她誇張的表現男性的特質去壓制或控制別人。她們心中可能會有一種被替代性父親角色所吸引的傾向(也可能對此極端的排斥),可能對強有力的、保護性的人具有依賴心理,並聽命於他們。因為這樣的人,可以讓她們的感情可以得到自由的表達,這樣的人能夠恰當的對她們對伴侶關系的感覺做出反應。她們的伴侶需要深刻的理解她們的心理習慣和對人對事的評判標準和態度,否則伴侶關系中則可能出現衝突、愛恨交織、和感情的強烈波動。這種太陽-土星的挑戰也能帶來一個好處,就是刺激她更熱情的去探索自己的本質。這是她對自己不平靜的內心的一種反應,讓她能夠更有效的發掘自己潛在的創造力,並內化心中男性特質的敵意,從而通過發現一個統一的自己而達到心理層面的平衡。

elodi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