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Hayes

 

      寫作能力與命盤中的水星關係密切

 

  寫作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你所需要做的不過就是盯著一張白紙,直到你想出應該把什麼東西寫在上面。--吉恩-福勒

 

  對於一個超級語言大師來說,願望和才能是否已經足夠讓他成功?其實,把詞語和句子按順序組合在一起是一個足夠簡單和直接的過程,而且,很多人在進行練習和努力時,幾乎沒有人能夠逃脫星象對情緒和財政方面的影響。

 

  坎寧安女士在言談中把命盤作為一種潛在的指示,把生命作為一種原生態的真實。她曾分析過一個典型的雙子座人的命盤作為實例,在這個人的命盤上,水星和第三宮的能量非常強大,而土星和冥王星則相對弱小,而這個人希望自己成為一個作家,於是,坎寧安女士指出,當一個人無庸置疑地具備了語言天賦時,他/她也許就會缺乏堅持下去完成任何重大事件的穩定的能力。如果沒有強大的土星相位的支持,這個想成為作家的人也許就只會追求一時的直接的成就,但是,寫作的成就是一個需要長期積累的過程。另外,冥王星的影響也很重要。當冥王星的力量強大時,它表示的是獨自支配時間的能力,而這種能力是進行長期寫作所需要的。斯蒂芬-金,他的命盤上巨蟹座呈上升趨勢,土星與冥王星同時位於獅子座所在的第一宮。

 

  四大元素與合軸星的重要性

 

  風象星座強調的重點是智力和思想的重要性,水象帶給人們的則是想像和幻想,但是,如果一個人的命盤上缺乏土象元素,這個人也許就會缺少腳踏實地前進的能力。

 

  高奎林在用統計方法進行的對著名作家的調查研究中發現,第十二宮的月亮在他們的本命盤中意義重大,而在記者和劇作家的本命盤上,木星合軸現象非常明顯。有趣的是,他還發現這樣一個傾向:火星和土星在作家的本命盤上往往不是合軸星本命盤上月亮或者巨蟹座能量強大者一般具有召喚和調度大量人群的能力

 

  查爾斯-卡特在20世紀20年代就寫道,寫作才能往往來自強大的水星和雙子座的影響,這種強大的力量來自星座的中間角度而非首末。另外一些類似的角度是巨蟹座25度,與浪漫相關;白羊座與天秤座25度,象徵理想主義;射手座25度,生活的素描;金牛座與天蠍座27度,現實主義。當他承認以上解釋的正確性時,他也就告訴了人們不應當對這些角度的重要性產生懷疑。

 

  進一步來講,他認為從命盤上可以看出,幾乎一切虛構的文學作品的創作才能都來源於巨蟹座中的行星能量或者強大的月亮的影響。除了水星,卡特還認為人們在詩歌方面的才華來自於強大的金星的影響,在藝術方面的造詣與獅子座和水瓶座的13度有關。他還指出,在作家的命盤上,第三宮和第十宮的能量具有較大影響。

 

  重視整個命盤的作用

 

  在法國詩人波德萊爾的本命盤上,雙魚座水星與巨蟹座月亮成120度角。不過,他的水星同時也與冥王星和火星合相,還與摩羯座的天王星-海王星的合相構成刑相位。掌管性、死亡和別人的財產的第八宮是他命盤上的白羊座,在那裡,他的太陽與土星合相,金星與木星合相。於是,正如西摩-史密斯所指出的那樣,波德萊爾所寫的通常是既混亂不平,但又強大和富於想象力的詩歌。他在21歲那年繼承了父親的遺產,從那時起,他開始揮霍無度,直到兩年以後這些資產的剩餘部分被家族託管,他才不得不為了生活而成為作家和評論家。他唯一的一卷詩集《惡之花》裡包含了幾首色情詩歌,這些詩歌正好反映了他曾經的奢華荒淫的生活。後來,他漸漸醒悟,但1866年,他在比利時因患性病而癱瘓,不久以後在巴黎去世。

 

  作家命盤上水星的顯著作用

 

  水星帶給人們的是口頭的或者書面的快速且不求甚解的思維以及準備妥當的表達。水星並不代表想象力,與水星相比,海王星和月亮對想象力的影響會更大。當人們處在苦惱的狀況下時,他們精神的能量其實並未減少,但是有可能會出現欺騙、誇大、諷刺或者暴躁的傾向。正如占星家漢德所說的那樣,水星的影響不可能是純粹的,它通常會與星座、宮位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共同作用。如果水星的形式是完全單一的純粹的,那麼它將表示絕對理性和客觀的思想。

 

  如果水星不是像它通常與土星結合時的柔和,那麼它往往是輕快的、不平靜的甚至是愉快的。水星不掌控人的情緒,除非人們在取笑、懷疑或說道中發現極大的娛樂價值。由於水星是理智和客觀的,所以它本身往往不具有其他深刻含義。而人們本命盤上的星座、宮位以及其他星象與本命水星的聯繫才能對我們所寫的東西發生影響。湯普金斯指出,一個人本命盤上水星與其他星象所構成的艱難的相位意味著這個人的觀點有可能經受考驗和挑戰,而水星與其他星象構成的輕鬆的相位則表示相反的含義。輕鬆的星象帶來的是放鬆的表達以及從而產生的寫作才能。每一個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觀點因為遭到反對而產生壓力,只有在放鬆的狀態下他們才能更容易地表達自己。所以在通常情況下,輕鬆的行星相位,如120度角的相位可以使人安心,但艱難的相位能帶給人成長的潛力。

 

  當命盤中的元素發生其他聯繫,尤其與外行星發生聯繫時,這些元素通常會處於潛伏狀態,直到人們具備了更多自我表達的要求,或者行星發生了重大的運行。

 

  水星逆行

 

  當然,我們不能低估水星逆行的重要性,其逆行往往會導致思想的大幅度轉變,引發更深的思考和主觀意識。同時,它還象徵著轉換的起點和方向。運行中的水星所具有的影響在它逆行時也將對作家的生活發生作用,它應該會標志著作家的寫作風格的變化或者拾起筆和鍵盤的要求

 

星體與水星的相位對寫作能力的影響:

 

  太陽-水星

 

  太陽與水星的合相使二者具備了類似的關聯,只要它們相隔的距離不超過28度。這樣的聯合帶來的是輕鬆表達思想和觀念的能力。於是,語言和觀點的傳達變得權威且具有決 定性。這一事實的代價就是客觀性的喪失,同時,人們公平展示自己的語言和思想將變得困難。

 

  月亮-水星

 

  月亮和水星的聯繫通常與人們對過去的思考有關,所以它們往往會帶來一種感傷的情緒,這種情緒使得人們更多地在寫作中描寫與家庭有關的事情。這同時也可能導致人們為大眾市場雜志撰寫瑣碎小事的能力。對於作家來說,月亮和水星的聯合是一種非常不錯的星象,它們最大的作用在於它們帶來了簡單傳遞思想並表達作者內心深處感受的能力。這有助於把無意識的思維和有意識的推理聯繫起來,使人們對自己的自然的情感做出有意識的理智判斷--尤其是對別人的情感。

 

  雖然二者的相位可能發生改變,但是水星帶給月亮的是一定的中立性。二者所構成的120度角或60度角帶來的是常識的判斷,而如果二者構成刑相位,帶來的則是神經過敏和情緒緊張導致的思維渙散。一旦語言或筆鋒變得尖銳,個人將很難控制它們。月亮與水星的對衝帶來的是類似的問題,它們將使人的注意力很難維持。斯蒂芬-金的命盤上,月亮與水星成60度角,而在奧斯卡-王爾德、芭芭拉-卡特蘭、維克多-雨果以及《弗蘭肯斯坦》的作者瑪麗-雪萊的命盤上,月亮與水星構成了刑相位。《格利佛遊記》的作者,諷刺作家喬納森-史維夫的命盤上,摩竭座水星與天秤座的月亮和火星構成刑相位。

 

  水星-金星

 

  由於金星也會帶來藝術的品位,所以水星-金星的合相將帶來明顯的理想主義傾向以及表達個人情感的要求。言談和寫作中的優雅的表達將帶來文學上的才華以及作詩作曲的能力。寫作也可以成為謀生賺錢的手段,尤其當你所寫的東西與愛情和性相關時。浪漫和輕鬆的娛樂比嚴肅新聞更受歡迎,因為金星也帶來了對放鬆和娛樂的喜愛。思想的深度和強度在這裡已經不是什麼天賦和才能,優雅才是人們所需要的。行星之間構成的60度角在很多時候都具有類似的象徵意義,也就是輕鬆地表達。由於水星和金星從未構成大於76度的角,所以刑相位、120度角和對衝在這裡不用闡述。在馬克思, , 瑪莉-雪萊和 F-蘇各特-費茨蘭德的命盤上,水星都與金星合相。

 

  水星-火星

 

  當火星與水星發生關聯時,人們將傾向於出現精神和思想上的強烈的能量。回憶一下,本傑明-富蘭克林就相信語言是在運用中變得越來越厲害的工具。在遊擊隊事件中,水星與水星的聯繫將帶來人們的偏袒或是卷入其中。而二者的聯繫對於需要獲取信息的記者和調查者來說則是很好的星象。由於作家具有精神上的好鬥性,所以火星與水星的聯繫還可能帶來他們對政治以及演講的興趣。120度角和60度角的星象表示精神力量和控制能力,同時120度角的相位還將為個人帶來好運。但是,如果火星與水星相刑或者對衝,它們將帶來語言的粗糙和褻瀆,以及人們火辣辣的爭執。

 

  伊麗莎白-巴雷特-伯朗寧,與保德萊爾一樣,她的處女座呈上升趨勢,雙魚座水星與一個巨型星團結合在一起,形成了水星、火星與冥王星的三角聯合。但是,她本命盤上這樣的聯合位於掌管健康的第六宮。伊麗莎白是位臥床不起的隱居的詩人,她在早年的成就與比她年輕一些的詩人羅伯特-伯朗寧並駕齊驅。晚年,她被卷入意大利政治中,也就是廢除奴隸制度和唯心主義的鬥爭中。

 

  水星-木星

 

  當水星與木星合相,人們可以指望自己從不會發生缺乏主張的情況,所以,寫作能力幾乎已經得到了完全的保證,不管它如何發展。

 

  木星與水星的結合有助於人們拓展思維,對哲學、宗教、法律以及高等教育產生興趣。通過語言,人們可以相信自己的智力方面的才能以及巧妙影響他人的能力。智慧將使人們得以運用自己的寫作能力促進人性的進步。而這些又將為他們贏得尊重和贊譽。

 

  這樣的結合還將使人們在把語言形成文字的過程中獲得更多的好運和正確的判斷。在木星的巨大影響下,我們有望使那些老練的黑客或者粗制作品的作家感受到道德上的強大暗示力量。正如門肯所指出的那樣,沒有人敢低估全體大眾的品位。

 

  智慧和幽默同樣與水星-木星的結合有關,它們使人們更有能力為兒童撰寫冒險故事,雖然這樣的故事可能會有必要把寫作的重點放在事物的本質上。60度角的相位使寫作的目的變得輕鬆,但是這樣的寫作不利於實施,所以潛能在這裡很有可能被忽略。但是,120度角的相位可以在出版方面帶來幸運的色彩。逐漸變小的120度角使人更傾向於沉思,樂觀冒險的狀態減弱。如果水星與木星構成的是艱難的相位,那麼人們將發現自己缺乏判斷力,也容易像那些專說閒話的專欄作家那樣,不能阻止自己散布秘密和謠言。

 

  刑相位和對衝不一定是壞事,雖然具有此相位的人可能會在細節的敘述上遇到麻煩。這樣的相位也有可能使人們在不經意中允諾了超出自己所能發表的能力範圍內的寫作量,於是減少文字數量已不可能,所以在交稿期限到來之時,編輯往往會看到挑燈夜戰的作者。

 

水星-土星

 

  正如人們所料的,當水星與土星發生聯繫時,人們往往會感覺到表達自我的吃力,尤其在發現人的聲音成為主要問題的時候。其實,水星與土星的結合雖然不像水星與木星的結合那樣帶來順暢的表達能力,但是它們帶來的是更多的腳踏實地、邏輯性、準確性,以及精確和科學。它們象徵的是那些不願接受傳統的或是易於吸收的觀念的無神論者。在這一星象的影響下,作家寫書或撰文將為人們提供實踐的建議,例如理財方面的建議,於是,在繼月亮、金星和海王星的影響之後,我們也許會遭遇又一個愛情信箱

 

  土星通常帶來的是深度、耐性和盡職盡責。水星和土星合相將把人的能力集中在完成長期單一的任務上。比利時小說家喬治-西蒙的本命盤上,太陽位於水瓶座,上升點位於天蠍座,海王星與冥王星在第八宮合相。雖然他也開始撰寫通俗小說,他發現自己還是被學院派評論家稱作嚴肅小說家,其中一個評論家甚至認為他的造詣高過了巴爾扎克。他是一位多產的作家,人們覺得沒有必要把他的一些作品和能力同水星-土星的結合聯繫起來,而是更多地與太陽-木星合相聯繫在一起。他寫的每一部小說──長篇或短篇──都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有時甚至是閉門不出,一氣呵成。後來,由於頭昏眼花以及神經系統的病症,他不得不放棄寫作。

 

  60度角或120度角的相位還有更多益處,因為它們還代表了進行建設性思考的能力和組織工作的能力。這樣的星象還象徵著堅定不移和無私奉獻,同時也是象徵了握筆寫作的超凡能力。在星相學家戴恩-羅德哈的本命盤上,天蠍座土星與雙魚座水星構成120度角,水星同時與雙子座的冥王星-火星-海王星的合相構成刑相位。這個 120度角的星象為他在宇宙哲學研究上的才華和造詣錦上添花。

 

  刑相位可能帶來邏輯的思考,它也反映出對於細節的過度的關注。刑相位可能會表示由於受傳統束縛而不利於思考和表達的狀態,逐漸減弱的刑相位也許帶來的是被反對的狀態,作家也許會發現自己的觀點很難被他人或公眾接受,因為減弱的刑相位將帶來對傳統思維方式和寫作方式的挑戰。這樣的行星結構容易使人憂鬱以及玩世不恭。有些偏執和憤世嫉俗的人往往是聰明智慧的,而那些傳統中有些悲哀的小醜角色通常是因為受土星的影響。

 

  對衝是水星與土星的聯合相位中最難對付的星象,因為它們可能會使作家出版作品的願望受挫,或者,作家們也許會發現自己的觀點經受著一定的挑戰。在艾維的命盤上,水星帶來的是痛苦,因為它不但逆行,而且與土星對衝。正如弗農-維爾斯所指出的那樣,當水星成為第九宮的第三統治者掌管其的寫作能力時,它也象徵了艾維自己的寫作風格。也許是因為她所寫出的痛苦的東西太符合水星這一星象的象徵,所以她的作品往往會令人吃驚。水星同時也位於白羊座,這就使得她的語言看上去有些衝動,像是沒有經過太多思考寫出來的話。有時候,她寫出的句子並不完整,我們需要下工夫去努力理解。

 

  水星-天王星

 

  水星與天王星的聯合將帶來直覺、創意和智慧,但也會帶來自我意識的膨脹。萊因霍爾德-艾伯汀的本命盤上,水星同時與天王星和冥王星構成刑相位,這一相位帶來的是智慧和柔韌性,也避免了趁熱打鐵的衝動。天王星容易使人們的注意力集中在新穎的事物上,這一點與火星的影響有些相似。當命盤上的水星與天王星發生聯繫時,我們有望在這個人的作品風格中看到令人意想不到的奇異的幽默。他也許會創作這樣的主題,例如科學記實、科幻小說、神秘主義或者星相學。在利裡和開普勒的命盤上,水星就與天王星合相,這一星象帶來的是新穎的創意,但也有可能產生古怪和不可預知的特點。不過,在二者所構成的60度或者120度角的相位中,這種特點就大大減弱了,人們會發現自己被激發出一種寫作的激情,甚至是去寫那些不同尋常的或者不好對付的東西。由於水星與天王星的刑相位或者對衝可以使人的思想掌控和對付困難,所以人們可以擁有輝煌的思想,不過若想取得成功,還必須加入積極的競爭當中。如果作家不斷地想要看透一些東西,那麼穩定的狀態就需要一定的變化發展。

 

  水星-海王星

 

  水星與海王星的結合帶來的是生動的想象力以及對無意識狀態的發掘。由於這種星象象徵著一種洞察世事的能力,所以無意識寫作或者預言性的寫作將成為可能。命盤上有這種聯合的星象的人通常是隨著幻想而動的幻想家。由於海王星常常與音樂和歌曲的寫作有關,所以它將帶來更多詩歌和文學上的天賦。與金星類似的是,海王星也與詩歌創作有關。T-S-埃利奧特指出,詩歌與其他出版物的最重要區別在於,書籍出版的目的是盡可能多地掙錢,而詩歌創作的目的是盡可能少地花錢。斯蒂芬-金的命盤上,水星與海王星合相,他的作品常常被批評為句子不通的作品。創作電影、偵探小說或者神秘小說應該會需要這種星象的影響。以下主題應該是與這種影響有關的:神秘主義、精神現象、心理狀態以及有關靈性的東西,甚至是黃色小報上的醜聞、閒話或者色情的描寫。而水星與海王星的60度或120度角則有利於改善消極的狀態。奧斯卡-王爾德、大仲馬、肖伯納和維克多-雨果的命盤上,水星與海王星成120度角,這就為他們帶來了相當的才華。而水星與海王星構成的刑相位或者對衝的相位則應引起人們的注意。喜劇演員埃迪-伊扎特和加思-布魯克斯出生於同一天,他們的命盤上,水星與海王星都構成了刑相位,而水星與海王星的聯合容易使一個人去模仿他人的觀點,然後把這些觀點作為自己的觀念。在略為輕鬆的相位中,人們可以把這種模仿稱為借鑑和研究,而如果相位相對困難,那麼人們就會感到自己處於一種尷尬的境地。

 

  水星-冥王星

 

  水星與冥王星的聯繫帶來的是敏銳的足智多謀的思維,這種思維具有看透別人以及發現秘密的能力。由於這一星象使人變得無私,所以人們受它影響更容易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在他們的眼裡,說出事實遠比用假話安慰人來得重要。由於精神方面的工作與秘密和隱藏的事物有很大關聯,所以這一星象使得作家更多地去創作關於間諜和欺騙的故事。在這裡故事中,神秘的事物是人們的興趣點。比如,在寫作中,作家也許會更多地關注性、死亡、錢財、權力、輪回,當然,還有地獄。艾伯汀認為,說服和建議的說話藝術來自水星和冥王星聯繫時的能量。與之對應的當然是評論作者或者專家作者。這樣的星象使人能夠有能力撰寫有深度的有利於人類發展的文章。不過,重塑他人思想和精神觀念的需求容易引發人們對宗教影響的興趣。水星與冥王星構成的120度角或60度角的星象可以增加其他行星合相時的影響的強度,而刑相位和對衝的相位可能表示的是一種疲倦和壓抑的特徵。這就如同天蠍座所強調的重點那樣,它將使受它影響的人陷入對調查報告的狂熱中。

 

  最後,我將以蘇曼斯特-毛姆的一句話作為文章的結束:寫作只有三種規則--但是沒有人知道它們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odiechang 的頭像
elodiechang

Elodie 愛樂蒂心靈塔羅屋

elodi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