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土星在個人星盤中占有顯著地位時,特別是當土星落在第一宮或與其他個人行星成困難相時,暗示著憂鬱的傾向。一般來說,土星的位置象徵某種需要終生面對的剝奪、困難或壓抑。當我們發現土星與其他個人行星成困難相時,個體可能經歷特殊的阻礙以滿足這些行星所代表的心理需要。對這一種人而言,早期的經驗似乎阻礙了與土星呈困難相之行星所代表之基本欲望的滿足。這可能會導致個體對滿足那些特殊需要有著負面、悲觀的信念。以下是土星與個人行星形成相位時,可能所發生的。

 

  土星─太陽:自我或個人意志的壓抑、自信之缺乏。

 

  土星─月亮:缺乏情感的滋養、對情感連結或滋養的需要有罪惡感。

 

  土星─水星:想法悲觀。

 

  土星─金星:缺乏愛與情感、感覺沒價值且不具吸引力。

 

  土星─火星:欲望、憤怒及果決的壓抑。

 

  土星─木星:缺乏獎賞及認可、希望及信念受壓抑。

 

  當土星與金星或月亮成困難相時,個人對愛、滋養、情緒表達及人際關系的需要可能會受壓抑,以達到其成就、責任、義務及掌握實際財物的需要。歡愉以及享受人生的能力之喪失可能來自於這類的壓抑。

 

  當土星與太陽、火星或木星成困難相時,自信、激情及人生的樂趣可能會因為對不適當、責罰或失敗的恐懼而被壓抑。

 

  對土星與內在行星成困難相的個體而言,憂鬱可能是源自於矯正壓抑本身、學習如何滿足行星所代表之需求以及重新檢視真實的本質之需要。這種人需要創造出一種對真實的概念,且這概念重視並與那些被壓抑、被拒絕的特質合作。憂鬱是開始從事這重要工作的危(轉)機。

 

  土星與外環行星土星也代表我們現實的結構。我們在物質世界的基本安全感端賴創造這現實的對規則、結構及模式之了解。當我們了解這些結構並主導它們時,我們即成功地使我們的模式與生活達到妥協。土星也象徵著組織專注能量於具體、特殊的目標以及掌握特殊技能之能力,土星帶給我們自制、自律及負責任的能力。如果我們缺乏這些原素,我們所能達成的目標將是屈指可數。因此,土星可說是顯示出我們生活的結構──我們的選擇如何引導我們時間、能量以達到我們眼中的成功。

 

  在宇宙這個大結構底下,外環行星代表足以大大改變我們眼中的真實之力量。天王星分裂我們的真實,海王星混亂並分解,而冥王星可以全然地破壞。其中海王星與冥王星則與憂鬱的傾向較有關系。

 

  ☆土星─海王星

 

  Reinhold Ebertin曾將土星/海王星的軸線稱之為「痛苦的軸線」。海王星毀壞並侵蝕專注於人世目標、責任及抱負的能力。當土星與海王星形成連結時,個人會對所知之他人的苦難有所憐憫;這可能會導致殉難及犧牲個人基本生存要素的傾向。無論個人如何努力地想要達成某事,其環境似乎更強勢地逼迫他,使得他的目標難以達成。

 

  阻礙──脫離既有之方向或破壞可能以許多種形式到來,這些形式可簡單分為兩種──來自內部及來自外部的。就內部而言,我們可以選擇停留在某段貧瘠且持續耗盡能量的關系。我們可能為那些看似需要被拯救的人所吸引。那些擁有土星和海王星連結的人有維持界限上以及容易被傷害、病痛困難所騙的問題。這些人也可能用有逃避現實或耽溺於自身的癮頭,如病痛、挫折感之傾向。

 

  就外部來說,個人可能在道德上不得不一再地於困難的環境中犧牲而真無可選擇。在這些狀況中,一個人可能經歷到能量的缺乏、目標的喪失以及失望,而這些都源自於一種潛在的感覺──「那有什麼用?」。這種人傾向於放棄並屈服於海王星的力量。憂鬱就像是這種環境中的一帖藥,代替了個人面對威脅與挑戰時所常有的壓抑麻木感。

 

  那些土星與海王星呈困難相的人,其人生並非注定充滿苦難、失望及憂鬱的。然而為了找出條出路,他們必須接受人生在世就是受苦的事實,以更多的包容與尊敬來面對苦難。對這些人而言,他們有很重要的一課,就是建立分辨何時該幫助他人從苦難中解脫,何時該讓他人面對自己的行為與選擇所帶來的結果。為某人而受苦與和某人一塊受苦,兩者的差別得清楚知道。

 

  這兒有兩個幫助具有土星與天王星有所連結的人掌握人生之大方向。其一是,透過服務工作來使他們的同情心有適當發揮的地方;另一則是藉由藝術的想像。兩者皆可幫助個人將原始能量以有形的方式呈現。透過服務與藝術工作,個人可以找到經歷、釋放並轉化痛苦的方法,而不是逃避它。

 

  ☆土星─冥王星

 

  對滅絕的恐懼是土星─冥王星的主題。個人星盤中土星與冥王星呈困難相的人會認為現實是殘酷、嚴厲、不可原諒的,根本上就是要命的。他們深深地以為,世上沒有任何結構或安全感是他們能為自己爭取到且不受冥王星的力量所影響的。生存是沒有保障的,無論是心理或生理層面。因此,生存的本能被充分磨練。這種人是機敏、小心且防禦性強的。他們投注許多心力於建構自己的圍牆(防禦系統),以抵抗任何他們認為具有威脅性的人事物。而在這過程當中,他們逐漸變得非常依賴他們的防禦系統,嚴重者甚至會變得需要握有支配他人的權力並難與人親近。

 

  當維持這些防禦系統的能量變得不均衡時,問題就出現了。這樣的防禦是有其代價──身與心的健康。如果當事人是個工作狂,那麼他可能會有高血壓或心髒疾病;如果當事人不相信任何人,他可能會有缺乏與人親密接觸的問題;或者其脾氣會失去控制,以毀滅性的姿態爆發。如果演變成這樣,生命將變得令人無法承受。當事人所能面對的選擇即是,除去其防禦並嘗試冒險,否則就得冒自己給防禦系統所毀的險。不管如何,毀滅似乎是無可避免的。

 

  這種人需要去除他們的防禦,並找到足以在沒有防禦的情況下面對生活的勇氣。憂鬱可能暗示著他們已到了這十字路口。這通常發生在當下的自我毀滅之途(也就是現有的防禦系統)不得不去除的時候。死亡似乎像是黑暗中唯一可行的選擇。自殺的念頭可能會非常強烈。事實上,當人們到達這地步時,他們正經歷著某種形式的死亡──他們生存策略的死亡。他們必須經歷完全的毀滅才能獲得更深層的力量──一種駐扎在本我裡的力量,並且是不具破壞性的,而其來源則比實體的生命要深層。他們也必須重新整合生命的目標,使自己擁有充分的理由去冒險繼續面對與他們對立的力量。此時,生存本身已不再那麼具有壓迫性。

 

  我們來世上走這麼一遭,都是有其目的的。我們之中的多數人需要到成年方能達成其目的。在我們較年幼之時,生存就是我們的生命焦點,但其後會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們得將能量轉移至生命更高的目的上。每個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但對那些土星與冥王星呈困難相的人而言,這過程是異常艱辛而危險的。憂鬱通常是他們對這危機的反應。因著這嚴酷考驗,他們土星與冥王星的連結將會打造出一個全新的生活準則。

 

  研究發現,童年的創傷與成年的憂鬱之間有強烈關系。如果一個孩子在人格形成期時,於長期虐待、忽略、憎恨、父母親任一方過世、或者其他威脅到情緒或心理的安全之環境中成長,這個小孩的緊張系統將藉著長期刺激身體的壓力反應而逐漸形成。當一個人察覺到一對其安全有所威脅之物時,他要不就是迎面抗爭,要不就是逃逸。腎上腺體會分泌足夠的腺素以助個體迎戰。除了受內分泌影響的生理改變外,腦部的「樂觀中央系統」也會當機。大腦裡的確有一部份是負責希望與樂觀之運作的,就在左前方的皮質區,它可以幫助驅除憂慮、懷疑以及負面的想法。

 

  當我們應付著一潛在的危機時,我們不需要「樂觀思考」(optimistic thinking )。事實上,我們生存與否可能仰賴我們預期可能最差情況之能力,如此我們可以迅速且適當地對危險有所反應。對一個土星與冥王星有著困難相的成年人而言,他對危機的判斷標準更為降低。也就是說,一個並不太大的危機就會使他們的腎上腺素開始分泌,危機應變系統開始運作。因此他們通常處於慢性壓力之中。他們隨時準備要對付威脅與危險,所以對未來缺乏樂觀與希望,因為他們腦內的樂觀中央系統一直停擺。當一個老是感覺不到希望時,憂鬱就駐扎進來了。

 

  早期的創傷或童年期的慢性壓力是可以從星盤中的許多特徵看出的。第一個要察看的地方就是第四宮以及天頂(父母親)的狀態。落在第四宮或與 IC IC 的主宰行星成困難相的火星、土星或其他外環行星則代表著童年時期的壓力。月亮呈困難相,或月亮落在第八宮、第十二宮,也暗示著童年時期對基本安全感的潛在威脅。要特別注意的一點是,這威脅的所在可能也暗示著開啟對話、迅速洞悉成年攻擊氣壓的媒介。

 

  壓力是主觀的認定:性格因素

 

  不是每個人對同樣的環境都會有相同的反應。有些人內心比較容易感到受傷,比較敏感及膽怯。研究證明成人的憂鬱與年幼時的過度敏感、害羞、內向及膽怯有關聯。這些個體比其他人要容易感到恐懼;而其壓力機制比較容易啟動。

 

  在占星學中,個人星盤中善接納的行星(金星、海王星、月亮)、水象星座(巨蟹、天蠍、雙魚座)、水象宮位(第四、八、十二宮)之比重較重者,或是火象元素受壓抑者,個人會比較敏感而容易受傷。

 

  走出憂鬱的道路是由神經系統所制訂的,並且有許多的形式。為了使個體自療發生功效,個體必須找出讓他們感到安全的方式並重新建立以情緒安定為根基的反應模式。按摩治療對此非常有幫助。觸摸是人類關系中傳達安全感的一個基本方式。它可以冷靜並緩和緊張的神經系統。觸摸也可以幫助體內未痊愈的感覺(痛苦記憶)釋放。

 

  以重新訓練思考模式為目的的認知治療有助人們學習如何重新架構他們的觀念、實在地評估其成就並且減少對未來的負面想法與憂慮。人類可以有意識地運用其心智來克服反射性、習慣性的反應模式,並創造新的思考以及回應模式。我們可以藉由重新評估負面思想並取代以正面的思考模式,來學習有意識地活絡大腦裡的樂觀中央系統。

 

  我們必須重新評估與我們所承受之壓力有關的人生選擇、行為及習慣。我們必須學習如何減低成人生活中的壓力、如何給我們緊張的神經系統一個復原的機會。在壓力中長大的人們通常會學著去接受更高層次的無秩序、痛苦。長期、持續的壓力將只會使內分泌亢進並使我們處於憂鬱之中。

 

  我們可能需要在工作、生活狀態、行動及人際關系上做重大的改變,以創造一個更平靜、祥和的人生。我們也需要與學著去釋放、開展並放手。冥想、禱告、帶有靈感的閱讀、運動、讓人感到愉快的活動以及朋友、愛人的支持都有助於減低我們體內的壓力反應。最後,我們必須學習新的、更樂觀的回應模式──接受我們人生中不可改變的事實並且改變我們所能改變的。

 

 

http://www.12sign.cn/htmls/0606/tx.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odiechang 的頭像
elodiechang

Elodie 愛樂蒂心靈塔羅屋

elodie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